Forever weeping.

[frostcup]

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男孩,在应是春色初现的三月里,踏着湖上厚厚的冻层,嘴里哼着北欧的一种舒缓轻快的调子,哦得了,只是在这个小岛上流传几代的童谣罢了。他套着一双与脚的大小明显不符的棉靴,实际上全身都裹着好几层用动物毛皮制成的衣物,但露出的那一截手腕还是出卖了他同常人相比瘦弱的事实。
松散的积雪覆盖了岛屿上的每一寸土地,柔和的日光透过这片针叶林的缝隙打在雪地上,还有他和他深棕色的头发。
我很享受静静地注视着他的感觉,听着他在空寂的森林里发出的轻声细语,就像魔杖顶端出现的轻絮般的雪花,我很想应景地飘一场小雪,但是,不太招这里人的喜欢不是么。
他在一片空地上用折断的树枝勾勒着什么,又倏地转身跟着一...

© 今天吃白饭 | Powered by LOFTER